2011-03-28

【華爾街日報2011-03-28】《巴倫周刊》: 2011年全球30位最佳CEO

2011年 03月 28日 13:59
《巴倫周刊》: 2011年全球30位最佳CEO
正文 評論(2) 更多美國的文章 » 投稿 打印 轉發 MSN推薦 博客引用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搜狐微博 轉播到騰訊微博 字體任何一個尋求在21世紀實現大幅增長的大企業一定都有一個針對亞洲市場的計劃。全球有一半人口住在亞洲,並且亞洲正日益成為全球經濟的推動力。因此,當《巴倫周刊》(Barron’s)擬定年度全球30位最佳CEO名單時,我們仔細考量了每位候選人在對待亞洲及其它發展中市場的表現。

30位最佳CEO 公司
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 亞馬遜
卡洛斯•布裡托(Carlos Brito) 百威英博
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 伯克希爾-哈撒韋
傑米•戴蒙(Jamie Dimon) 摩根大通
沃倫•易斯特(Warren East) ARM控股
拉裡•埃裡森(Larry Ellison) 甲骨文
拉裡•芬克(Larry Fink) 貝萊德
裡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 Netflix公司
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 蘋果
馬呂斯•高瑞思(Marius Kloppers) 必和必拓
柏珂龍(Patrick Kron) 阿爾斯通
羅旭德(Peter Loscher) 西門子
馬化騰 騰訊
御手洗富士夫 佳能
艾倫•穆拉利(Alan Mullaly) 福特
戈登•尼克鬆(Gordon Nixon) 加拿大皇家銀行
大衛•諾維克(David Novak) 百勝集團
邁克爾•奧萊利(Michael O’Leary) 瑞安航空控股
彭明盛(Samuel Palmisano) IBM
樂裕民(Bruce Rockowitz) 利豐集團
冼博德(Peter Sands) 渣打銀行
吉姆•西格爾(Jim Sinegal) 好市多公司
詹姆斯•斯金納(James Skinner) 麥當勞
弗雷德•史密斯(Fred Smith) 聯邦快遞
迪姆•索爾索(Tim Solso) 康明斯
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 埃克森美孚公司
約瑟夫•圖西(Joseph Tucci) EMC
邁爾斯•懷特(Miles White) 雅培制藥
史蒂夫•韋恩(Steve Wynn) 永利度假
蔡澈(Dieter Zetsche) 戴姆勒
候選名單上的八位新成員已開始在亞洲大把賺錢了,並且似乎對未來數年做好了準備。先來看看博彩業大亨史蒂夫﹒韋恩(Steve Wynn)。中國在2002年為澳門(當時這個前葡萄牙殖民地犯罪猖獗)尋找賭場開發商時,韋恩搶先拿到了三個令人垂涎的牌照中的一個,而他依靠的僅僅是他在拉斯維加斯的名聲(他建造了超豪華的貝拉吉奧(Bellagio)酒店和賭場)。澳門繼而成為世界最賺錢的賭城,這要歸功於中國人對賭博的愛好。韋恩在澳門的兩家賭場酒店去年的稅前現金流為8.93億美元,是公司兩家拉斯維加斯賭場酒店的三倍。

其他上榜“新人”正在中國的各行各業取得成功,從冰鎮啤酒和烤雞到豪華汽車和高端企業計算設備等。他們也沒有忽略世界其他地方。事實上,上榜的30位CEO都有著真正的全球視野,並且來自世界各地。其中18位CEO經營著美國公司,澳大利亞、愛爾蘭、德國、日本及其他國家也有上榜者。

重回榜單中的名人有伯克希爾哈撒韋(Berkshire Hathaway)的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蘋果(Apple)的斯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的詹姆斯﹒戴蒙(Jamie Dimon)、IBM的塞繆爾﹒帕爾米薩諾(Samuel Palmisano)和Costco Wholesale的吉姆﹒西格爾(Jim Sinegal)。

考慮到財務表現削弱、商業風險升高以及退休的因素,我們去掉了2010年最佳CEO榜單中的8位給新成員騰位置。退榜者包括思科系統(Cisco Systems)的約翰﹒錢伯斯(John Chambers),Research In Motion聯合CEO吉姆﹒巴爾斯利(Jim Balsillie)和麥克﹒拉紮裡迪斯(Mike Lazardis),以及亞洲電池制造商比亞迪的CEO王傳福。

無論是“新人”還是“舊人”,上榜的每位CEO都有著大膽的遠見和極其有效的管理風格。例如,卡洛斯﹒布裡托(Carlos Brito)將一家南美釀酒廠變成了世界最大的啤酒公司安海斯-布希公司(Anheuser-Busch InBev)。他用精簡和扁平化的管理結構經營著公司,沒有什麼額外的物質刺激,升值也不怎麼看重資歷。他還鼓勵員工發揮想象力。他說,做夢無論是大是小都要花費同等的精力。

餐飲公司要在本土市場以外做好很難,因為世界各地的口味和飲食習慣有別。麥當勞(McDonald's)在詹姆斯﹒斯金納(James Skinner)的有力領導下取得了大范圍的成功,百勝餐飲集團(Yum! Brands)也不遜色,現在它最大的單一盈利市場是中國,2010年在中國的收入由1998年的2000萬美元升至7.55億美元。

CEO大衛﹒諾瓦克(David Novak)掌管百勝十年,始終未放鬆在中國的擴張,他預計肯德基(KFC)在中國的門店數量會由現在的3300最終增加到1.5萬。百勝在中國的肯德基餐廳盈利如此之豐厚,使得百勝能在三年內就收回投資。諾瓦克在培養內部領導人方面花費大量時間,他說,他們將繼續開拓未完成的事業。

在迪特﹒蔡澈(Dieter Zetsche)的帶領下,戴姆勒(Daimler)已將梅賽德斯(Mercedes)品牌發揚光大,並重建其在豪華車市場的卓越地位,同時還在發展其領先市場的卡車業務。他是克萊斯勒廣告中有名的Dr. Z。不可否認戴姆勒進入中國有點晚,大眾(VW)的奧迪品牌在中國引領著豪華車市場,但梅賽德斯緊隨其後,並希望使年銷售量翻一倍至30萬輛。亞洲消費者特別看重品牌,而很少有哪個品牌能比梅賽德斯更好地詮釋豪華。

這些CEO們制造的產品並不是都那麼有名。英國半導體設計公司ARM Holdings很難說是一個家喻戶曉的名字,但大多數手機和蘋果公司紅得發紫的iPad 2裡面都有它的芯片。在CEO沃倫﹒伊斯特(Warren East)的率領下,創始於一座火雞養殖場內的ARM開發了各種耗電很少的強大芯片,它們特別適合用於電池供電的設備。ARM已經巧勝了強大的英特爾公司(Intel)。除了服務器和個人電腦以外,英特爾的創新能力在其他領域基本沒有施展開來。誰說歐洲沒有創新型科技公司?

我們選擇30位最佳CEO所基於的不是統計公式,而是基於《巴倫周刊》員工共同的了解加上近期對投資者、分析師和經理人的採訪。我們的想法跟過去幾年一樣,都是找出那些給公司帶來改變、給投資者帶來價值的公司領袖。我們要求候選CEO在其崗位上至少做滿了三年,而且我們傾向於從市值至少50億美元的公司中挑選最佳CEO。

並不令人驚訝的是,被我們選為最佳CEO的大多數人,其任職期間他所在公司股票的表現都好於大市,很多股票還好出不少。今年30佳的股票過去12個月平均上漲了24%,而標準普爾500股票指數的同期漲幅只有9.6%。

世界最有價值的CEO無疑是蘋果公司的史蒂夫﹒喬布斯(Steve Jobs),他把一家落後於人的個人電腦生產商改造成美國股市上市值第二高的公司。蘋果的市值為3,150億美元,僅次於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喬布斯是通過一系列熱門產品來實現這一點的,這些產品已經成為世界上許許多多消費者的必購物品。他是一個充滿夢想的人,不屑於做市場研究,早在消費者自己還不知道想要什麼的時候,喬布斯就已能未卜先知。喬布斯今年早些時候因健康方面的問題請假,蘋果股東都期待他能夠在未來幾年繼續成為蘋果公司的引導力量。

我們發現,像喬布斯這樣的創業家CEO都有一個弱點。他們當中最優秀的人仍在自己的崗位上展現創業激情,而他們的很多同齡人早已選擇了退休。傑出的例子是80歲的沃倫﹒巴菲特(Warren Buffett),他似乎是越老越優秀。另外,巴菲特對他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Berkshire Hathaway)充滿熱情,立志要把它以最好的狀態交給接班人。

巴菲特之所以是投資天才,一個原因在於他在這方面很用功。不久前的一個星期六,他花了數小時的時間仔細研讀伯克希爾擁有大筆投資的富國銀行(Wells Fargo)的“10-K”年度報表。巴菲特可能不需要消化這份報表就可以掌握富國銀行的最新動態,但他還是這樣做了。伯克希爾在他執掌的46年期間能夠擁有超凡表現、股價從20美元漲到12.7萬美元,這種功夫起到的作用不可忽視。

另外一個創始人兼CEO是Costco的詹姆斯﹒西內格(Jim Sinegal)。75歲的西內格仍然把出差行程安排得很滿,他每年都要造訪公司582家倉儲式會員店中的大多數。不久前的一天,他剛剛結束在亞洲的新店選址工作回到Costco位於華盛頓州Issaquah的總部,只匆匆洗了個澡,一小時後就出現在辦公室中。

Costco仍然非常受歡迎,擁有會員3,100萬人。每位會員支付至少50美元的年費,平均每次到店花費約140美元。很多人途經朴實無華的Costco美食街都會去買一份仍然只要1.5美元的熱狗加蘇打套餐。去年Costco這種套餐賣出了9,400萬份。

我們從2005年開始編制這個名單,好幾位CEO年年入榜,其中包括巴菲特、西內格,以及六年前在華爾街之外還沒有什麼知名度的貝萊德公司(BlackRock)CEO拉裡﹒芬克(Larry Fink)。後來貝萊德成為世界最大、最贏利的資產管理公司之一,芬克也成了金融行業最有影響的經理人之一。他的觀點常常對華盛頓產生實質性的影響。

我們過去所挑選的這些CEO也不是全部都表現很好。這當中有弗雷德﹒古德溫(Fred Goodwin)。曾經由他擔任行長的蘇格蘭皇家銀行(Royal Bank of Scotland)在2009年接受了英國政府的救援。我們也曾挑選了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的理查德﹒富爾德(Richard Fuld),雷曼兄弟在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破產。我們還曾對馬克﹒赫德(Mark Hurd)抱有熱情,他去年離開惠普(Hewlett-Packard)時搞得很狼狽。

Andrew Bary

(更新完成)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未經許可不得翻譯或轉載。)

1 則留言:

Cris 提到...

visite
http://surpresasdomar.blogspot.com